浮城旧梦

【瑶薛瑶】他俩的小日常x

  近来,金光瑶做事记账连连出错。
   
  “敛芳尊,您最近脸色很差。是不舒服吗?”来自下属的关切问候。
  
  “只是有些累罢了。你把这个交给金子轩就去休息吧,麻烦你了。”金光瑶式得体又不失礼貌的微笑:)。
 
  刚忙完金光瑶就御剑飞去了夔州。

  因为前不久薛洋突然不砸摊子了,糖也不吃了,没过几天又一句话不说回了夔州。金光瑶这段时间也是忙的不行,抽不开身去管薛洋。刚听到这个消息时金光瑶还觉得薛洋终于做个正常客人了是件好事,后来就不对劲了,薛洋居然连糖都不吃了?????活久见系列??而且薛洋还回夔州了,这让金光瑶感到面子挂不住。是兰陵地不够大不够他玩,还是兰陵的甜食不好吃,亦或是金光瑶给他的钱不够他烧?

  金光瑶向来以[体贴温柔]为座右铭,他不觉得自己哪里对不住薛洋啊?

  想到这里,金光瑶脸不由得羞愧的红了起来。可能他把薛洋挺中意的一名女修士远调惹得薛洋不高兴了,也可能是他把薛洋常去的糕点店的老板偷换成了金家的人让他生气了,还有可能是他倒了薛洋“特意”给他做的菜而难过了。可是你,他,妈自己吃吃舌头炒尸毒肉块试试啊?

  金光瑶又突然觉得自己对不起薛洋了。

  到了夔州,金光瑶去了糕点店买了不少好吃的准备带给薛洋。

  薛洋在夔州住的地方不比兰陵好,院子里杂草丛生,走进去一不注意还有可能踩到狗屎。

  是的,薛洋在夔州是有养狗的。

  金光瑶提着衣裾穿过杂草走了进去,看到薛洋正坐在屋子里的椅子上抱着狗在揪它耳朵,嘴里和狗在说着什么。

  金光瑶走近了才听清,薛洋说:“狗儿子,刚刚到舌头好不好吃呀?要不要老子再给你弄些来?”

   金光瑶心里其中一块石头落了下来,还好没被夺舍。

  金光瑶一言不发的坐在薛洋对面的椅子上,薛洋把狗抛出去后才抬头正视金光瑶。

  “哟,欢迎敛芳尊大驾光临,我这儿哪儿都不好您就别嫌弃了吧。”薛洋看起来特别不爽。话外之意就是‘你给我赶紧滚爱哪儿待就哪儿待去,别他妈来我这烦我。’  

  “成美,是兰陵不好玩了吗?”金光瑶也懒得多客套,直接问了困扰他好几天的疑惑。“你是金家客卿,还得帮金家修复阴虎符。”
 
  “跟你说过几遍了你别tm叫我…”最后两个字薛洋实在不然说出口,唐唐夔州霸主x被取个带“美”字的字算是什么玩意儿?

  “你给我滚,我现在不想看到你,快快快滚!”薛洋也不管什么待客之道直接抓着金光瑶胳膊就把他拉起推出了门外,把金光瑶和狗一起关在外面。
 
金光瑶呆愣着看着这只“狗,儿子”,“狗,儿子”也不畏惧金光瑶,吐着舌头裂开嘴对着金光瑶笑了笑,看到那犬牙金光瑶想起了薛洋未消肿的左脸不由觉得有些好笑。

  金光瑶第二次来的时候薛洋在院子认真的看着被魏无羡遗弃的手稿好像完全没注意到金光瑶,也可能是看到了懒得理。

  金光瑶把能消肿的药膏放在桌子上很自然的坐了下来。

  “你试试,消肿的,效果金子勋用了都说好。”

  “哈哈哈金子勋也有蛀牙的时候?他不是不吃糖嘛?不对…”薛洋突然噎住了,他离开兰陵不就是不想让金光瑶知道自己蛀牙?

  “他是和其他人打架打的。”说着金光瑶打开了精致的檀木盒取了些膏药抹在手上轻轻的在薛洋左脸肿的地方抹开,薛洋也不躲。可能是有些气薛洋不和他说这件事还偷偷回了夔州,所以时不时重重的按一下惹得薛洋怒瞪他还张嘴想咬他,但没有实际行动。薛洋实在疼紧了也只是闷哼一声。

  “金光瑶你轻点啊!”

  “阿瑶,我忍不住了,我想吃糖了qaq.”薛洋式委屈巴巴。

  金光瑶轻笑一声后靠近薛洋把自己的唇覆在薛洋的唇上,伸出舌尖顺着薛洋的唇形描绘了一圈润湿薛洋干燥的唇后就停止了。

  薛洋舔了舔自己的唇着金光瑶止不住的一直笑。

  “不甜?”

  “不甜不甜,阿瑶不够甜,再来一次。”

  于是两人没羞没躁的在‘狗,儿子’面前激吻xxx

  狗:我可真是去你妈的。

————————————————————
 
事后xxx

  金光瑶帮薛洋跟摊主赔礼道歉完后跟上薛洋问,

  “感觉平常的阿洋回来了呢。”

  “我之前就是觉得钱太多才付钱懒得找麻烦,而且你把那摊子的厨子换走后做的汤圆还真挺好吃的,没啥可挑剔的。现在觉得有你在钱根本没什么用。”边说边放慢步伐走在金光瑶身侧。

  “那你又是为什么回夔州?”

  “想休个假回来看看狗,儿子。”

金光瑶:原来你觉得在兰陵的时候金家没有给你放假吗??听工作一天休息两天的人说出这种话心情真是不爽啊。

薛洋:今天也是愉快的一天呢。

——————————————————————
是这样的,薛洋给狗取的名字就是“狗,儿子”xxx
 

【微羽瑶】大概是莫玄羽被逐出金麟台的小片段?

【小学生文笔】
【ooc,ooc,ooc!预警】
【时间线混乱…对不起!】
【微羽瑶】

  莫玄羽越说越激动,突然起身捏住金光瑶肩膀就要吻下去,在只有十公分距离时,金光瑶沉声道"别动".同时,莫玄羽被一条细长的金光闪花了眼,就那么愣在那里看了好一会儿才看清有一根金色的琴弦横在他的脖子前,横在他和金光瑶的中间。莫玄羽确信只要他不注意在往前动一点都有可能立刻血喷三尺,可他想到的画面却不是自己的死状,而是金光瑶白净的脸上和那金星雪浪袍会沾上不少黏糊糊的血液。
  可能是因为金光瑶的那句“别动”他就保持着那个姿势真的不动了。明明他只要后退一步就可以离金色琴弦远一些,提高他不命丧于此的几率,可他却愣愣的杵在那儿静静的看着金光瑶,金光瑶也丝毫不避开他的目光。没有那勾起的嘴角,眼中的笑意也渐渐沉了下去,这幅模样让莫玄羽有些毛骨悚然。
  突然一声怒吼传入莫玄羽的耳里,
  “莫玄羽你住手!光,光天化日之下竟然敢对敛芳尊做出这种事,好不要脸!”那人明显被气急了,声音都止不住的颤抖。
  “你个畜生!敛芳尊平常对你这么好,还是你哥哥,你居然起了这种心思!”
  莫玄羽眸中的闪起的光逐渐消失。也是,金光瑶是他哥哥,他居然对他产生了超乎亲情的情感。金光瑶是在金麟台唯一一个算对他比较好的人,他也忘了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心中对金光瑶的敬意感激慢慢发生了变化,开始每天注意金光瑶的一举一动,也不禁开始心疼起金光瑶。
  不知何时金光瑶撤了横在他们中间的琴弦。他松开了捏住金光瑶肩膀的手,后退好几步移开目光才看清外面聚了多少紧握着剑随时准备进攻的修士。修士当中为首的是一位鬼修,金家的客卿,莫玄羽在金光瑶的宫殿见过他好几次,金星雪浪袍总是随意的套在身上,好像完全不在意是否整齐。莫玄羽对他的印象也只停留在名叫薛洋,是位鬼修,和瑶哥关系不错,很喜欢笑的层次上。薛洋看着莫玄羽笑了笑,故意朝莫玄羽龇龇虎牙。
  “你就没有点解释吗?莫玄羽?”羽字被薛洋刻意拉长音调,薛洋平常说话就带着一股甜腻味,这声到被他喊的像撒娇般,可他却好像听出一种威胁。薛洋一副看好戏的样子,可莫玄羽分明能感觉到薛洋眯起的眼睛里藏着凶狠。
  “是我的错,对不起。不关瑶哥什么事,是我缠着他的。”他也没什么好解释的,本来刚刚就是想向金光瑶证明自己的心意,奈何怎么说金光瑶都把着误解为是对兄长的仰慕。莫玄羽一心急就想强吻金光瑶证明‘看吧,只是兄弟情会想要亲吻自己的兄长吗?’
  于是,不出意料的,莫玄羽被一堆人关押进了金家大牢,路上其他修士完全不在意莫玄羽是否会听见似的大声讨论,说‘莫玄羽不学无术整体只想情爱,是个断袖还想和亲哥哥乱伦’。这些莫玄羽都能忍受,虽然有夸大成分,但毕竟是事实。但说‘金光瑶故意勾引莫玄羽,骨子里都遗留着母亲的娼妓本性’莫玄羽就忍不了了,好几次要挣脱束缚和他们打一架,因为被好几个人压着所以只能对那些人大声吼道“你们凭什么这么说?你出生很高贵吗?你修为比瑶哥好吗?!”说着说着莫玄羽突然的有点想哭。
  莫玄羽也不知道到底被关了几天,只知道后来金光瑶来看他了,表情像是很疲惫,黑眼圈也非常重,挥退看守的人后瘫坐在木椅上,看着金光瑶这副模样莫玄羽鼻腔有些酸酸的。
  “瑶哥,真的对不起。”莫玄羽低着头不敢看金光瑶深情。
  “无事。玄羽,但你做出这种事实在让我难办啊。父亲很生气啊。”声音里是深深的无奈和疲惫。
  “是我辜负了你们的期待。”
  “父亲说要让你回莫家庄,我怎么劝说都没有用。我殿里有些法宝秘书,你灵力微弱,带着些回去也能继续修炼,少些被家里人欺负。”
  “母亲一定会生气…对不起对不起”莫玄羽低着头也不知道是在给金光瑶道歉还是自己的母亲道歉。
  到了要走的那天,只有金光瑶为他送行,他目不转睛的看着金光瑶,仿佛要把金光瑶和金麟台的每一处细节都刻画在心里。莫玄羽看着金光瑶离去的身影越来越小直至看不见才叫马车走。他打开其中一个木箱,拿出里面的扇子看了好久才放下,揉揉眼睛靠在窗边沉沉睡去。
  扇子上画的是姑苏的美景,图上有一颗刚冒芽的柳树,带着点点翠绿的枝条压进潺潺的小溪里,柳树下是穿着白衣的一个人的背影,头上的一条白色抹额有些歪,好像是被风吹歪了。
  莫玄羽回到莫家庄后受了不少欺辱,从金麟台带走的法宝也基本被抢走了,唯独一把扇子,有人碰一下他就发了疯死了咬那个人,直到把扇子夺回来后又把扇子藏怀里,再怎么被殴打也不松开手。
————————————————————————
莫玄羽被押走后瑶和洋的小对话xxx
  “敛芳尊,你可真行啊。对了对了,莫玄羽到底亲没亲下去?”
  “真是抱歉啊薛公子。我们之间还有十公分的距离,琴弦横着他脖子上他也没敢继续动。”金光瑶顿了顿又道:“薛公子何不找本龙阳的春‖宫‖图自己看去?”
  “那不是找不到嘛。”
  “金家书阁自己翻去。”
  “你,你们金家还有这种东西…厉害。”

聂明玦:金光瑶,是你混大了还是我混差了?是你开始飘了还是我握不动刀了?
 

蓝曦臣在一旁傻眼。

【折纪/临正】爱是不爱

#oocoocooc预警#
#正臣死亡x预警#
#纯对话预警!!!#

“你的姓名?”
“给你三个选项!1.纪田正臣。2.纪田正臣。3.纪田正臣。”
“性别?”
“当然是男啦。”
“年龄?”
“十八哦。永远十八。”
“...死时年龄?”
“好像是二十五吧,刚好二十五。”
“有没有伴侣?”
“有www。”
“伴侣的名字是?”
“折原临也。”
“你爱不爱他?”
“不爱。”
“有没有伴侣?”
“真的有啦!”
“伴侣的名字是?”
“折原临也。”
“你爱不爱他?”
“不爱。”
“有没有伴侣?”
“有。”
“伴侣的名字是?”
“折原临也。”
“你爱不爱他?”
“啊啊啊烦死了。我只是很喜欢他想让他开心不那么孤单,想在他身边很久很久,如果有来世就包括来世,虽然我是真的不信来世那种鬼话啦。噢我现在说的是‘鬼话’。如果硬要说这是爱那就是吧。我爱他。”

————————————————————————————————

‘天空像残破的画卷,
目光停留在枝头的鲜花上,
绿叶染上了山边利刃的光芒,
细看仿佛通往冥府的殿堂。’
折原临也在一本书中看到了这样一张纸片,拿起细细观摩。
“波江,这是你写的?”
矢雾波江头都没抬的继续整理文件。
“不是。”
“嗯...那会是谁呢。”折原临也得到波江的回答之后就猜到是谁写的了,字迹是挺像的呢,他应该去练字了,折原临也这么想着把纸片揉成团扔垃圾桶。

“新罗,你会精神科吗?”
“你被静雄打出幻觉了?我是外科医生啊。”
“我看到了纪田正臣,在街上。但其他人都看不到碰不到他。”
“纪田正臣他不是在去年死了吗?”
“所以我觉得我精神出了问题来找你咯。”
“我是外科医生!说不定是因为你欠他太多他死后来找你算账了。”
“我也希望那样啦。”
“喂,折原临也,你爱不爱纪田正臣?”
“我爱着所有人类,不过他已经死了,已经不是人类了哦?所以,我不爱纪田正臣。”

“喂,新罗,你真的没看到站在我身边的纪田正臣吗?不,他不在我身边了,现在在书柜那里捣鼓图书。我现在急需塞尔提,她什么时候回来啊?”

————————————————————————————————

“你想不想复活肉身?”
“……不想。”
“你想不想复活?”
“想。”
“即使有代价?”
“即使有代价也想。”

【折纪/临正】hug

         #我可以抱一下你吗#
         #ooc预警#
        

   这个世界的每一个人从小就被父母教导“不能随便和人拥抱”。   
   “正臣,我可以抱一下你吗?” 
   “当然可以。” 
   “我会死吗?” 
   “不会。”
  当纪田正臣看到沙树身体在一点一点消失时彻底慌乱了,他只能一直对沙树道歉,眼泪 没有落在沙树的衣服上,直直摔在地上。此刻,他才明白,就算他每天对自己催眠也不可 能把自己对沙树的情感浸染成爱情。   

“骗子。”  

  纪田正臣向折原临也递了辞职信。 
   “沙树消失了。” 
   “我知道。” 
   “哦吼——纪田君还真是淡定啊。”
   折原临也走向纪田正臣,双手搭在他的肩上,尽管 折原临也并没有比纪田正臣高多少,但还是能给纪田正臣巨大的压迫感,他低头屏息静静 等着临也的‘讽刺’。 
   “明明就知道你对沙树的感情不是爱情,为了消除心中的罪恶感仍然跟沙树在一起。说 不定想了很久呢♪ 只要拥抱沙树就能让她消失,来彻底摒弃内心的罪恶感,然后辞职忘掉 以前的生活和沙树,找个跟沙树无关的女人厮守一生。反正也不会有警察会追究你的责任 。呐?” 
   ‘不是这样的,明明不是这样的,我没有这样想过!’依旧没有说出口。纪田正臣想, 在其他人眼里就是这样的吧。 

【我知道。】 

   折原临也转身走到落地窗前俯视街道上他爱着的人类。 
  良久,并没有他预期的脚步声和关门声(也许用摔门声更合适?)  折原临也回过身时正好与纪田正臣对视。他在纪田正臣的眼里并没有看到与纪田虹膜颜 色相近的阳光,也没有看到对未来的期望,好似雨过天晴后一条常年无人走过的小巷里没 有被阳光照射蒸发的一滩雨水。折原临也有意的忽视了纪田眼中自己。 
   “临也先生想过去拥抱某个人类吗?” 
   “我爱着所有人类,早就把他们当成了爱人,兄弟姐妹等等。不过爱并不是所有都会得 到相应的情感。拥抱时就等于退下全副武装,丝毫不挂的暴露在对方面前,很容易死的啦 。我并不想要。”
   纪田正臣之后在一家甜品店打工。上班时间可以与客人们聊聊天,没客人时也可以坐下 悠闲的吃吃东西。下班时间可以搭讪搭讪女孩子与之吃顿饭。
   至少不会太孤单。 
之后的一天,一位男顾客悄悄的跟纪田说,在蛋糕里放一个戒指。纪田想,万一噎死怎 么办。他还是照做了。 
   女人在看到戒指后眼里含着泪花惊喜的看着男人,男人在众人的一片欢呼和祝福中给女 人带上戒指。 
   “我可以抱你吗?” 
   女人点头。 
男人在拥抱中看着自己变淡的手扯开嘴角笑了笑,在群众的惊呼和议论中吻了女人的唇 。
   女人低声说,对不起,我不知道。 
   终究不能把爱情与其他感情混淆。 
   纪田正臣又想起了沙树。 
   他也不是没看过没有人消失的拥抱,龙之峰帝人和园原杏里是他羡慕的例子。   
  

  “临也先生,帝人和杏里最近怎么样了?” 
   “为什么不亲自问他们呢。而且,未成年人可不能喝酒啊。你在哪个酒吧?”   
   折原临也把纪田正臣拖[x]出了酒吧。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做,因为自己是纪田 正臣前女友的监护人?因为他曾经也是自己得意的棋子?因为他在自己那儿打过工?好吧 ,他没必要究根结底这个问题。他自己都不知道有没有答案。 
   折原临也买完蜂蜜水回来看到纪田正臣醉意减少了不少,闭眼靠在长椅上,徐徐凉风吹 散纪田耳边的头发。折原临也把水扔给纪田正臣,不过他并没有接到,而水落在了长椅上 。
   “水先生会疼的啦。” 
   纪田正臣拿起水喝了一口后站起走近折原临也。他们都看不清对方的表情,也不需要看 清。 
   “我可以抱一下你吗?临也。” 
   “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笑。” 
   “也许吧。让我抱一下你吧,没关系的,我不后悔。” 
   没有回应,他知道这是默许了。
   纪田正臣抱了折原临也。临也也轻轻圈住了正臣。   

“あいしてる。” 

  END.

  这个世界上每人都有一种能力,当你怀着对一个人的爱意去拥抱对方,对方对你却没有 这个意思的时候,你就会从这个世界上消失。“我可以抱一下你吗?”“来吧。”“我会 死吗?”“不会。”
  之前在空间看到这个设定,今天睡醒时突然想到了要是无头骑士是在这种设定多有爱啊 [xxx] 还还是没写好折纪,文笔依旧停留在小学qvq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还是写 毁了qvq。抱歉![深鞠躬]

关于Alois·Trancy 的50个小秘密。   (已知事项和脑洞x)
1.亚洛斯的爸爸非常不负责任。
2.亚洛斯很喜欢自己的金发。
3.亚洛斯的妈妈头发也是金色的。另外他妈妈非常漂亮非常漂亮非常漂亮。
4.亚洛斯觉得卢卡特别可爱,有点像女孩子。所以他们经常玩扮演女生的游戏
5.亚洛斯憎恨村里的人,除了一个老爷爷,他给过亚洛斯和卢卡食物会关心他们。不过后来他死了。
6.火烧了村子,卢卡死了。后来火是亚洛斯心里最大的阴影。
7.亚洛斯把卢卡埋在了他们经常荡秋千的地方。
8.亚洛斯很听克劳德的话。
9.亚洛斯觉得自己很帅是真的。
10.亚洛斯喜欢蓝色,金色,暗粉色,黑色。11.亚洛斯讨厌别人在背后谈论自己。非常讨厌。
12.亚洛斯讨厌以前的自己,包括跟以前自己相像的人。
13.前托兰西伯爵是亚洛斯亲手杀死的。
14.亚洛斯从小的时候就喜欢画画而且画的非常好,现在虽然不如以前好但也不差。
15.亚洛斯想长高,所以他每天都会喝牛奶。
16.亚洛斯最喜欢的课程是舞蹈课,他很喜欢跳舞。
17.亚洛斯不喜欢吃早餐。
18.亚洛斯摘下过克劳德的眼镜给自己带上,后发现眼镜根本没有度数。
19.亚洛斯衣柜里有几套女装。不是前托兰西伯爵的恶趣味而是自己想试试。20.亚洛斯会经常在花园里欣赏落日。他喜欢看着辉煌的东西一点点灭亡。不过太阳第二天又升起来了(…qwq
21.亚洛斯会经常想克劳德笑的样子。22.亚洛斯曾为了让克劳德笑去收集了很多笑话,但通常都是自己笑得要趴下了克劳德还是无动于衷。
23.亚洛斯烧过自己的房间,至少5次以上。多半是无意的。
24.亚洛斯让汉娜穿过男装让克劳德穿过女装。他觉得穿女装的克劳德一点都不好看,会被穿男装的汉娜帅到。
25.亚洛斯有点小洁癖。
26.亚洛斯很会察言观色,连细微的表情都看得透。
27.亚洛斯记忆很好。
28.亚洛斯完全不觉得自己孩子气。(:29.亚洛斯会对克劳德撒娇,会制造一堆麻烦引起克劳德注意。
30.亚洛斯觉得托兰西家的佣人都很帅。但克劳德比较帅x。
31.亚洛斯喜欢夏尔的眼睛,喜欢到想要挖下来每天欣赏。不过没有这么做就是了。
32.亚洛斯很会唱歌很喜欢唱歌,但他从来不在别人面前唱,因为害羞。
33.亚洛斯很会演戏。有时候连克劳德汉娜都会被他骗到
34.亚洛斯觉得塞巴斯比克劳德还帅。不过他比较喜欢克劳德。
35.亚洛斯非常羡慕夏尔,因为夏尔有不少人保护有很多人的爱…。
36.亚洛斯很没有安全感。会因为一点小事猜疑很久。
37.亚洛斯很多事情都明了,只是不想拆穿。
38.亚洛斯非常信任克劳德,无条件信任。
39.亚洛斯怕死是因为以前村子里有个人说人死后就是虚无,死后什么都没有了。他怕失去现在的一切。
40.亚洛斯非常孤独。很少有人走进过亚洛斯的内心。卢卡是一个,克劳德是一个。
41.亚洛斯死的时候觉得非常轻松,但灵魂被吸走的时候感觉很痛苦。
42.亚洛斯经常自欺欺人。
43.心碎的感觉亚洛斯体会过不止一次。
44.亚洛斯很缺爱很需要被爱,他要的爱也很简单。能陪在他身边就好。
45.亚洛斯很少被人抱过,一直都是。
46.亚洛斯的要求其实很少。
47.亚洛斯很自卑。
48.亚洛斯灵魂消失前释然了很多东西,第一次希望大家都幸福。
49.亚洛斯怕黑怕疼怕死怕很多东西最怕孤身一人。
50.亚洛斯真的很爱克劳德和卢卡。